浪荡皇帝秘史番外篇——皇太后与明昆老和尚奸情之始
泰山之巅,只见数十座营帐将此地最有名之温泉圣地「仙泉瑶池」团团围住。

相传,「仙泉瑶池」乃上古之时,大地之母- 女娲娘娘在补完天后,与世人离别时流下的眼泪所生,也是华朝
皇太后上山朝圣时必定前往之地。

要知道皇太后身份不同一般人,乃是当朝天子生母,其尊贵身份自然不同凡响。而今,皇太后要在此地沐浴,
随行侍从与卫士如何能不紧张,重兵更是团团围了瑶池数里,将其地包了个滴水不漏、生人难近。数十名卫士在检
查完周遭没有任何人士与猛兽走动后,便通知宫女安全无虞之讯息。

徐风吹拂而过的「仙泉瑶池」,四周有天然的高大树林与山岩绝壁作为屏帐,除了鸟啼声与偶尔几片树叶飘下
落地的沙沙声外,恬静的有如世外桃源一般。

此时只见一身披凤装的绝色美妇由一群人促拥而来,原来是华朝皇太后由六名宫中奴婢搀扶而至。领头宫女对
着卫士首领道:「你们全都退回,没有通知全都不准进来,太后要沐浴了。」

众家卫士一一退出后,只见太后两手微微一张,身旁宫女便助她将头上的珠冠和外面的宫装除去,领头宫女问
道:「太后,此次是否如往常一样不需服侍您沐浴?」

太后微微点了个头,开口道:「我想静静享受一下此地的清静,你们先行退下,待晚膳前,过来伺候即可。」

众宫女答应一声后,随即全都退下。要知道,此地不单只是重兵把守,早在太后到达前,当地县令早已把「仙
泉瑶池」事先做过清理,只要将四周围住之后,便可不必担心有人会潜藏窥视,其布置与安全性不下于后宫露天浴
池,也因此皇太后特别喜欢利用朝圣的机会,将众人遣退,到此地独自一人享受片刻山林的宁静。

皇太后等众人离去,便自行将身上剩余的衣物除去,只听见一片悉悉索索之声,一具体态丰盈却无累赘之感,
娇慵有如海棠初醒的美妇体态便即露出。

太后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后,便漫步走入浴池之中,只见她娇媚之态现于眉目,皮肤如同珠玉白晰,嫩滑柔润。
胸前两个乳房圆大饱满,且看来弹性十足。

进入浴池后,太后缓缓将泉水泼到自己的娇躯之上,一边暗自顾影自怜。太后天生丽质,如今又正是不到四十
的虎狼之年,可惜先皇早逝,她实在是非常想有一个男人好好地来安慰自己一番,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身为太后,
乃一国之母,自当母仪天下,又如何能有男人来满足自己?这种煎熬的苦楚,自己唯有一生忍受下去了…

此时只见一老和尚由太后身后缓缓走近,太后正沉迷在自己迷幻的世界里面,丝毫没有发现身后已经多了一个
男人,老和尚走近太后身后,近距离地观赏起太后曼妙的身段。

太后沐浴中的肌肤显出一种淡淡的粉红色,晶莹的水滴布满太后毫无瑕疵的玉背,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下,水沿
着秀发流到脊背,再流到太后肥美的丰臀,隐约可以看见前面有一撮阴毛,显得十足诱惑。

太后突然感觉到后面似乎有人的呼吸喘气之声,在惊疑中转身一看,竟看到一个老和尚就站在自己的身后!饶
是太后自幼便受那言不震耳、笑不露齿的礼仪规教,此刻在自己沐浴中突然被个男人站在身后,大惊之下,尊贵的
她也不得不「啊!」的一声就要大叫出来!

老和尚早有准备,一个箭步上前,脚步已经扑于浴池之中,右手闪电般将太后的嘴巴按住!

太后美妙的双眸透露出深深的恐惧:「这个和尚是怎么混入戒备森严的温泉浴池?他是什么人?他要干什么?」

这些太后都无法找到答案,未知带来的恐惧占据了她的思想,一时间,太后差点晕死过去!

老和尚手上丝毫不敢放松,一个前俯,将自己的脸孔逼近到太后眼前。看到太后眼中的惧意更浓,老和尚不由
得感到一阵难言的快感,一阵淫笑的怪异表情出现在他慈眉善目的和蔼面容,真的有说不出的怪异。

老和尚缓缓柔声开口说道:「太后勿惊,老衲明昆,在下绝对不会伤害太后,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向太后禀告!」

看到眼前的老和尚言语轻柔、眉目和蔼,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况且他又保证不会伤害自己,太后紧张的心总
算稍稍放下来一点。

明昆观颜察色,继续柔声说道:「太后不要出声,老衲这就放开手来,如果我放开手后,太后大声叫嚷,老衲
为求自保,也不得不冒犯太后了!」

说完,明昆伸出左手,在旁边的一块大石迅猛无比的一印,手拿开后,只见那大石上面已经浮现出一个浅浅的
掌印!

太后一见之下,只得点头,明昆慢慢地将右手撤离太后的嘴唇,太后脸上的神情变幻数次,终于暗暗地叹了一
口气,不敢叫出声来!

明昆一看得计,说道:「太后,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谈谈了?」

太后好不容易让自己的神色恢复了几分正常,这才想起此刻自己身无寸缕,又怎能让这个男人看到?急忙羞急
地双手挡在胸前,说道:「你…你先让我穿上衣服!」

明昆不语,只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太后,太后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猛然间醒起自己的下身此刻正暴露在
这个男人的眼光之中!心中大急,但是自己只有两只手,又如何兼顾得到这么多要紧部位?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明昆看到太后的惶急神色,心知此刻不能逼她太紧,便从池边拿起一件衣物,送到太后面前。

太后一看,明昆拿给她的是一件自己要在沐浴之后穿在内里的薄纱睡袍,穿上它之后,自己的身躯还是照样大
部分要暴露在这个男人的眼前,但是看那男人的神态是不会准许自己穿其它衣衫的了。太后无奈,只得从明昆手中
接过,也顾不得身上还是湿淋淋的,便将薄袍穿上。

身上有了遮拦,太后心中的羞迫感似乎减少了不少,神情间也不自觉地恢复了几分往日的威严,面对着明昆炽
热的目光,太后开口问道:「你是何人?竟敢闯入此地偷窥本宫!你可知这是要杀头的重罪?!」

明昆脸上还是那副深不可测的淡淡笑容:「太后!在下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自然就不怕后果,此地虽然护
卫森严,但在在下的眼中却不值一钱,否则在下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

太后又问道:「那你想要干什么?!」

明昆道:「太后望安,老衲知道皇上久被暗疾所苦,恰巧老衲所练之易筋洗髓术可恢复皇上雄风,为使我朝中
兴,皇上不因没有子嗣所苦,特地前来毛遂自荐。至于老衲所说之奇术是否真有这么神奇?不如就让小的为太后一
解胸中欲火,太后即可知道在下所言不虚。嘿嘿…」

明昆匪夷所思的话说出来,让太后如遭重击:「你…你说什么?放…放肆!」

明昆不慌不忙,两手一动,将自己身上的袈裟尽数除去,只见八九十岁慈眉善目的面容下,是一副有如二十岁
年轻人一般菱角分明的健壮身躯,特别是胯下那条惊人的老二,更是高高的冲天翘起,搭配起来有说不出的诡异与
神秘!

「太后,在下保证能让您尝尽人间男子的妙处,难道您不想试试么?」

明昆雄伟的身躯、无与伦比的老二,让太后一看之下,心中不由一动,饥渴多年的她,心中对于男人的渴望早
已掩盖了礼教的规束,只是贵为太后的她也清楚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今生是绝无出轨的可能,所以早已死了那条
心了。如今这样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这叫她如何能不心动呢?

只是此刻太后还是深知这样做的后果,太后和人做出苟且之事,这种本朝从未有过的重罪会让她自己,包括她
的族人全部万劫不复!

似乎看出太后心中的忧虑,明昆开口说道:「太后勿怕,老衲一身轻功无敌于天下,您如果愿意,只要今后太
后一声召唤,老衲可随时入宫,事后飘然而去,只要太后事先安排妥当,绝对没有被人发现的危险,您尽可放心。」
说着,明昆伸手轻轻弹弄着自己坚硬如铁的老二:「太后,想想这根宝贝能够带给你的快乐吧…只要你一点头,此
事只有天知地知…太后大可放心享受便是。」

明昆一席话说完,便静下来等太后思索。

太后亲眼见明昆一掌便在大石上留下掌印,果然是神功无敌,再加上在自己心目中禁卫森严、飞鸟难渡的层层
保护之下,眼前这个老和尚竟能如入无人之境,心中不由就信了明昆的话。再一想前朝众多后妃公主,只要一掌大
权,哪个不是面首无数?冰清玉洁,只是那些没有机会的女子罢了!如今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就摆在自己面前,
若不把握,今后必将遗憾终身!

想到这,太后的小穴不由自主地便渗出了几滴淫水出来。心中主意虽定,但太后毕竟母仪天下,要她亲口答应
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玩弄她,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因此她也不知道如何表示,只得静默地呆在那儿。

可明昆是何等人物?欢场打滚数十年,他早已熟悉这种中年女子的心态,如今太后春心已动,明昆如何看不出
来?只是他要的是太后今后心甘情愿的让他玩弄,只要他一声令下,母仪天下的太后便要自动脱光,在他面前摆出
各种淫贱媚态任他摆弄,对他言听计从。所以明昆在心中告诉自己:要达到这个目标,还需要多加一把力在这个女
人身上!

只听明昆长叹一声,道:「太后既然不肯,那老衲也不愿相强。唯有告退…」

说完折腰行礼,做出一种道别的姿态。

太后一看,心中一急,嘴唇一张便想出口挽留,但是转念一想,就这样任他离去也未尝不好,毕竟皇家天威难
犯啊…

明昆早已把握了太后的心理,深知不能让她的恐惧心占据上风,于是不等太后反应过来,便一个转身来到她的
背后,两条粗壮的熊臂从后向前抱住太后,然后两个手掌一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太后两个硕大的玉乳,不
断地撮弄起来。

突然而起的变化让太后的思想完全没有时间和空间去适应,但明昆魔手抚摸奶子带来的快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传
向了她的脑海。

「呜」的一声,太后从鼻端发出快感的哀鸣,开始投入到这场危险的性乱之中…

太后感觉到体内一股热力开始逐渐爆发开来,明昆双手忽轻忽重,一遍又一遍地搓揉着太后硕大洁白、而又娇
嫩细腻的双乳,这是一对只有过去华朝九五至尊才有资格享有的奶子!难以言喻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令明昆的性欲
之火燃烧得更加的高涨。

久旷的太后从未想过,单纯是双乳被男人的手抚摸就能让人如此地刺激,却不知其实那只是她寂寞身心的一种
正常反应。太后浑身颤抖着,她感到下身更加的湿热了。

明昆并不急于进攻太后身上的其它地点,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两手的运动,同时将嘴伸到太后的耳边,轻轻地
咬着她的耳垂,太后的欲望愈加被挑逗起来,她微微摇动着自己的腰,显示着她的快感。

似乎受到太后的鼓励,明昆一只手抚弄着太后的奶子,用手掌轻轻摩擦着乳头,另一只手则直接用手指揉捏她
另一边的乳头,而在太后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时候,明昆下身那根粗壮的老二也开始有意无意地顶起太后裸露的臀
部。

忽然,明昆的大老二由臀部滑入太后两腿之间,太后发涨充血的阴蒂受到摩擦,一股兴奋的刺激和阵阵麻痒的
快感,从小腹直窜太后的脑门,她已经开始不自觉发出阵阵轻微娇喘,身躯也不由自主随着明昆双手的节奏阵阵轻
颤。

明昆见此情景,便将右腿伸到太后的两腿之间,然后让自己的身子慢慢地沿着石壁坐到了浴池中,这一来太后
的身子也就自动地跟着他的动作倒了下去。

由于明昆早先已将右腿放在她的股间,太后坐下的时候自然地双腿一分,使得自己的阴户就这样顶在了明昆的
腿上。此时两人除了头部还露在浴池上方,身体的其它部分都已淹没在水面之下。

太后身上的薄衫被水一浸,在浮力作用之下自动飘了起来,用来系住衣服的丝带也因波动的水流散开,因而露
出了大片赤裸躯体。

明昆一边耐心的继续抚摸,一边让自己的右大腿也加入到混战的行列,在太后的淫穴上不时地顶几下,让太后
享受上下双管齐下的美妙享受,那根粗壮的老二则在太后另一边雪白的大腿上张牙舞爪,充血膨胀的老二比刚刚太
后初见时还大,狰狞的血管遍布在柱体上,更显出硬度十足的样子。

可是脚的灵活性无论如何还是比不上用手来得爽快,太后很快就不能满足那种久久才有一下的刺激,她的腰扭
得更加地用力,在水中激起了层层的波涛。明昆见状,忙腾出一只手来,探到太后的淫穴处,在小阴唇不停的扫来
扫去,太后这才停止了扭动,开始期待明昆手指的进入。

可是明昆却不肯一下就让太后爽快,他的手依然只是在太后淫穴之外游弋,就是不肯冲进去一探花芯。太后心
头正开始泛起期待落空的失落感,明昆已经及时的将他的嘴唇探到前面,太后马上配合地转过头来,将自己两片尊
贵的朱唇奉上,迎合着明昆,开始接受一个她从来未曾体验过的销魂深吻。

皇帝贵为九五之尊,天下任何女子得以与之行房都是天意的宠幸,就算位高尊崇如太后者也不例外,是以太后
每次在和天子交欢之前,心中早就存了三分怯意,如何能够尽情投入地去享受?明昆灵动的舌头甫一进入太后的口
中,便如出动的灵蛇般四处挑起太后胸中的欲火,太后贪婪地张大自己的樱唇,从喉咙中不断发出销魂的喘息,双
目紧闭,沉醉在这无边的春意之中…

明昆看到太后已经渐入佳境,便决定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他两手离开太后的淫穴和玉乳,轻轻地托在太后腋
下,上面的舌头丝毫也不放松地继续深吻,接着两手突然一个使劲,将太后整个人托出了水面!然后双手一旋,太
后还来不及发出惊叫,「扑通」一声,整个人便又落入水中从新坐回明昆的右腿,差别只是这样一来便成了两人面
对面的姿势,也使两人的身躯相对贴近了许多。

惊呼一声过后,太后这才知道明昆的用意,脸色这才轻松下来,但明昆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一把将她抱过,
身子一俯,嘴唇便又附了上去,同时两手重新出动,再次占据了太后的奶子和骚穴两处要地。

吻,使得太后的欲望一路高涨;而如恶魔诱惑般的双手,更是让太后欲罢不能。就这样,明昆一步步将太后拖
入了性欲的深渊…

突然,明昆停下在奶子上作恶的右手,慢条斯理的将太后的手移到他巨大的老二上,太后的心里狂颤一下,她
马上知道明昆要做什么,但她任由明昆操纵自己的手按上那根惊人的怪物,太后本能的握拳,害怕抓住这根巨无霸,
明昆则好整以暇的用她紧握的拳头慢慢摩擦他那根粗壮的男性象征。

一股内心的冲动和好奇,更多的是周围淫靡气氛激起的勇气,太后终于忍不住张开手掌,顺着明昆的动作,用
手指感受这根令人震撼的柱子。慢慢的,太后轻轻握住整根巨无霸,用她的掌心感受那种扎实的血管跳动与柱体硬
度。

「啊…」

柱体的跳动让太后不由自主发出一阵呻吟,更多的淫水由小穴不由自主流出,而女性的本能让太后更进一步地
两手一起握住明昆的老二,她下意识地想知道这巨大的柱体究竟有多长,但这一握,让太后的心脏更是狂跳。

「天啊!居然我的两手握住,还多出一小截柱体和巨大的龟头。」

一股股的震撼让她的手紧紧握住这根骇人的巨无霸,太后不由自主地开始一上一下的帮明昆套弄着,明昆此时
也发出满意的呻吟,受到鼓励,太后套弄得更加努力了。

明昆的右手完成任务后,继续用力的压揉太后的奶子,用手指捏夹她的乳头,左手则开始对太后阴部进行强烈
又快速的指奸,不堪如此蹂躏,太后的双手也放弃套弄,紧紧压在明昆双肩,以免自己失控滑下明昆右腿。

「啊…啊…」

虽然两人的下身都隐藏于水面之下,但太后知道自己的淫水正随着手指有力的抽动,阵阵狂泻而出,接二连三
的快感让太后全身颤抖。终于,太后再也忍耐不住了,她疯狂扭动自己肥美的肉臀,一边从嘴里面含糊地发出呻吟
:「嗯…嗯…快…再快…再快一点…」

明昆和蔼的表情再度露出那诡异的淫笑,他知道,太后已经如自己所愿的走上了自己为她设计的那条路,现在
他要做的,就是让太后更加死心塌地地臣服于自己。那样,今后无论如何,太后也已经离不开他了。

就在太后欲火燃烧到最高的时候,明昆突然停止了动作。太后一愣,明昆又在她的樱唇上轻吻了一下:「太后,
您不亲口要老衲留下,老衲也不好冒犯天威,在下就此别过,唐突之处,还请恕罪!」说完后,将太后扶起身,自
己站了起来便要拿起放在浴池边的衣服,做出欲走的模样。

正要达到高潮顶端的太后,心中的空虚让她忍不住想狂啸,这时如何能容他离去?心中一急,一把将他抓住,
脸色恳急,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不知道如何措辞,毕竟这种情况她从未遇过,良久才从口中憋出了一句:「
别…别走…」

明昆心中暗笑,嘴上却是依然如故:「不知太后要老衲留下,所为何事?」

太后心中大急:「你…你留下…」说到这,已经是满脸羞红。

明昆听到太后出口要自己留下,心中油然有了一股君临天下的快感,展颜一笑:「原来太后答应老衲的请求了
…呵呵,老衲当然求之不得,只是若要这样,那太后等会便要一切听命于老衲,不知您可否接受?」

太后心中一喜,但又羞不可抑,满面娇红,轻轻地「嗯」了一声。

明昆见太后羞怯的模样,心中大喜,心知要让太后这种中年美妇彻底丢去羞耻之心,从此无条件听从自己,一
开始便要彻底满足她久旷的身心,在她得到从未体验过的高潮感觉之后,才能丢去她太后的端庄面貌,从此甘心臣
服于自己,于是快速跳入浴池之中,趁太后还没回过神来时,一手操起她那白嫩右腿顶在自己腰间,接着把胯下那
条粗壮无比的大老二向前一顶,一下便深入湿滑的小穴!

粗大的老二顶开了太后那已经多年缺少耕耘的桃源秘径,但老二只进入了不到一半,她便已经呈现出不堪蹂躏
的媚态,只见她双目紧闭,檀口大开,可却偏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明昆笑道:「太后,可惜了您这美妙的娇躯,今日便让老衲来好好地满足您吧!」话音刚落,老二便又向前挺
进了几分!

太后终于发出了一阵销魂夺魄的快感呐喊,明昆心想,幸亏侍从与卫士离此有一段不远的距离,否则就是这一
喊便是乖乖不得了了,于是也不急着抽插,停下动作,等太后有时间去体会自己身下那条粗壮老二带来的快感。

太后嘴巴张得大大的,臻首轻摇,前朝皇帝的龙根粗细长短本就一般,加上自己已多年未行房事,眼前这老和
尚胯下老二前所未有的深入,让她从心里面美了起来,不由得从喉咙中发出了抑制已久的呻吟,湿透的身体竟然也
渐渐变得滚烫,乳晕变得更加粉红。

明昆左手一动,先是将太后身上的薄纱睡袍尽数除去,接着将太后的另一只腿也抱到自己腰间,这一来便成了
太后骑在明昆身上。明昆一边轻抚着太后被水浸湿的秀发,一边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太后,如果要老衲动的话,
就要说出来哦!」

太后慢慢地习惯了明昆粗大的老二,这时穴中又痒了起来,便气喘吁吁地说道:「你…你…别…别…别停下来
啊…」说完后,太后感觉自己脸庞已是一阵滚烫。

明昆心想,先让她尝到味道,再来作弄她也不迟,便不再留力,双手扶着太后的纤腰,老二一下下地上下动着,
这使得太后全身都受到从未体验过的极大刺激,浑身一下就软了,骚穴顿时美得淫水直流,也让明昆的抽插方便了
不少。

在明昆下身尽情玩弄的同时,他也不忘不停地抚摸太后雪白丰润的玉臀,粗大的老二每一下都直达太后的花芯,
太后的手紧紧地抱着明昆的头:「呜…呜……轻…轻点…慢…慢点…哎吆…嗯…」

话是这样说,太后自己可没有要慢下来的意思,反而是不断将屁股朝下面用力的坐着,务求明昆的老二给她带
来更强烈的快感。

明昆微微一笑,说道:「太后啊,为了让您知道老衲易筋洗髓术的神奇之处,就让在下尽情施展此术的精妙成
果给您体会一下…」说完手上一用劲,竟就在水中将太后的娇躯一下下地向上抛着。

这一来,太后觉得明昆的大老二每次抽出之时,都退到就要离开穴口的位置,而正在感到无比失落之时,自己
的身子却又向下以无以轮比的速度一堕,然后那根粗大无比的老二迅猛强烈地向上一顶!那种子宫就要被奸穿的感
觉,真是世间任何女子都无法抗拒的快感。这一招不要说是太后,就算是阅人无数的青楼女子也不见得能够应付得
来!

太后遭此重击,顿时理性尽失,喉咙一张,便大声呐喊了出来:「噢…哎…呀…啊…啊…啊啊啊啊…」

明昆看到太后如此骚浪,心头那种征服天下最尊贵女人的快感更加不可抑制!

只见他嘴巴一张,竟一口将太后雪白鲜嫩的玉乳咬入口中!这与他平时对其他女人的轻吻慢舔不同,这一次明
昆在牙齿上使上了三分力道,太后娇嫩的奶子顿时便留下了几个深深的牙印,甚至于渗出了淡淡的血丝!

一时间,疼痛感直冲太后的脑海,只是这种不快的感觉,比起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慰感觉,实在是微不足道,反
而似乎有加强快感的趋势!

「啊…啊…嗯…」

太后的头发甩着,另一只没有被明昆叼到的丰满奶子在胸前不断地晃动,乳头变得又硬又大,明昆一手抓住,
毫不留情地便用力揉捏了起来!

太后紧闭着眼睛,大声地呐喊着,淫穴和两个奶子同时被眼前的男人用力的攻击,这种极度的快感使得她差点
就要晕死过去。

可是这还不止,明昆的魔手接着紧紧抓住太后的纤腰,狠狠地往下一顿,大老二配合着这个时机迅速地向上一
顶!顿时坚硬的老二直贯到底,温热硕大的龟头直顶到太后幽深的花芯口上,把个丰满肥美的太后美得娇躯一阵哆
嗦,口中的淫声浪语喷薄而出、不绝于耳!

只见这时的太后美目泛白,浑身剧颤,长叫不止。美穴一紧一松地紧夹着明昆的老二,腰身拱起,一股股的淫
精从花芯中飞射出来,随着明昆抽出时的动作而不断地流到水池之中。

明昆依然觉得不够尽兴,双手真气一运,将太后整个人抽离水中,然后将她正面朝下地往池边的地面一放,顿
时太后便如一条淫荡的母狗般四肢撑地爬在地上。

太后还不知道明昆想要如何行动,明昆已经来到她的身后,两手扶住她的腰脊,巨大的老二一挺,已经从后面
再度侵入太后的淫穴之中。

这种从未体验的快感姿势,使得太后体内的淫欲燃烧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羞辱的感觉加上淫穴中不断传来的快感,让太后脑中只剩下求欢的意念。不管今后会有什么后果,太后只知道
方才自己的决定是完全没有错的,能得到这个男人和他的老二,即便是要承担天大的风险,又有什么所谓呢?

「啊…哦…啊…顶到…顶…顶到了…哎呦……哦…我…我受不了了…好大的…好大的…会要了我的命的…」

「好大的什么?说出来啊!」明昆一边不断地抽送着,一边鼓励着太后,让她说出以前不敢说的淫话浪语。

但是太后毕竟出身名门,而且身份尊贵。即便是在极度的快感之中,那些过于露骨的羞人话语,依然还是不敢
出口的。

明昆见状,心想:「不信我的功夫不能让你对我言听计从!」于是在加重轰炸之后,突然一下将老二撤离到太
后的穴口上,不再动弹。

太后突然一下从快慰的云端之中跌落到失落的谷底,心中那种骚痒真是难以形容,不禁口中带着哭腔哀求道:
「别…别…折磨哀家了…请快…快…快…快…」

「快快干什么啊?」明昆狡黠地问道。

「快快…快快进来…进来…」

「进来什么地方?用什么进来啊?」明昆依然不紧不慢。

太后大急,但是心中的骚痒实在难以抑止,此时也管不了什么太后的身份和面子了,大声说道:「请快将你的
老二插入下面吧!」

明昆大喜,心想:「就是贵为太后又怎么样?在自己的老二抽插之下,还不是只有哀求欢好的份?」心中一快,
老二顿时如太后所愿,再次冲入她那流水不止的骚穴之中,而且一贯到底。

「知道了吗?今后要想得到这样的快乐,就要乖乖地听老衲的话,知不知道?

老衲会好好地疼太后的,我的宝贝…哈哈!」

「是…是…好…好…你说什么都好…快点…再快一点…」此时,太后的脑中,除了索欢的需要之外,已经没有
其它的念头了。

「那好吧,快点叫出来吧!把你心中想要的东西,都说出来吧!」

太后听话地不断地淫叫着,呐喊着心中的快乐。

时间,就在两人不断的交欢中不断的流逝…太后的淫水,流出了一次又一次;丰美的腰肌,在剧烈的运动之后
也渐渐地放慢下来;快感的呐喊,终于也开始慢慢地沙哑起来…

可是,明昆却丝毫也没有疲劳的样子,他的抽送,依然是那样的有力;他的老二,仍旧是那么的坚挺;他的精
力,一点也没有衰退的迹像!

太后不由产生了这样的怀疑:身后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人间的人?抑或是上苍可怜自己,派来排解自己苦
闷的天神?!

但是无论如何,太后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下身在长时间的抽插之后已经开始感到火辣辣的
疼痛,再这样下去,怕是等会连走路也要成问题了。

「求…求求你…求求你让我歇一下吧…我…我受不了了…」太后开口哀求道。

明昆心想,太后千金之躯可不能在还没适应自己大老二时就给搞坏了,于是将大老二插入到最深处,急速的抽
插了几下,就在太后痛快的叫喊中飞射出一股有力的阳精,而太后也在一阵大喊之后晕厥过去。

接着,明昆将太后轻轻扶下水池,帮全身还在因高潮间断抽慉的太后冲洗身躯,然后将其头部依着手臂靠在大
石之上,便穿上袈裟,恢复他那慈蔼和详的面容与神圣装扮翩然离去。

************

晚膳时间已到,过来要伺候太后着衣的宫女们眼见太后昏倒于大石上,以为太后是因为久泡温泉,在不耐高温
之下昏厥过去,心中无比惊恐,这可不得了,太后有了什么意外可是杀头的大罪,于是连忙过来紧张地轻摇太后。

太后悠悠醒了过来,彷佛做了一场美梦一般,可下身因高潮而退去的麻痹感,以及不远处不被紧张宫女所发现
的石上手印,都清楚的告诉自己刚刚发生的都是事实。

于是太后振起精神,由宫女们的掺扶下缓慢起身,接着要大家赶紧帮自己着装,以免让宫女们发现自己的不对
劲与石上的手印。

宫女们虽然感觉今日的太后特别不对劲,而且那万金之躯也不知是不是经过温泉洗礼,看起来特别的粉嫩、乳
房特别圆润、乳头特别尖挺,但主子昏倒没有降罪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哪敢多问什么,只是紧张的七手八脚帮太后
着装回营休息。

************

营帐内,太后心事重重的与贤妃齐氏、淑妃石氏共进晚膳,只听帐外小太监低声道:「启禀太后,营外有一和
尚自称明昆,说有与皇上有关的要事要向太后禀告,太后是否宣他入内?」

太后闻言,娇躯一颤,手上碗筷「啪啦」一声掉在地上跌了个破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