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婶婶的肥穴
老婶婶的肥穴
我今年二十四岁,现在是一间广告公司的设计师。

虽然我年龄不大,但性经验却非常丰富,和我干过的女人都对我念念不忘,这一切都得益于我十五
岁就开始的性经历,以及此后几个女人的悉心调教。

那年暑假,因为父母要同时出差,所以他们将我送到乡下的大伯家寄养。大伯是海员,五年前死于
海难,表姐小文在北方念书,只有中年的婶婶独自住在乡下的老屋里。我的到来着实令婶婶高兴,不仅
因为她从小就喜欢我,而且有我在也不会让她太寂寞。而我也非常的兴奋,在那样一个对性极其渴望的
年龄里,婶婶那丰腴的身体常常是我性幻想的对象,每次偷偷看A 片打手枪的时候,我都会幻想是我和
婶婶在交欢,所以能够到乡下和婶婶独处实在是美好的。婶婶那年刚刚四十岁,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左右,
长得很漂亮,只是因为长年在乡下的劳作,加上缺乏保养,使得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一两岁,身体也
略微显的有点肥胖,不过她每天晚上穿得薄薄的睡裙在屋里走来走去,遮掩不住的丰满雪白的身体,走
起路来不停颤动的高耸圆润的乳房,以及左右摇晃的沉甸甸的肥屁股,都不令我感到她是有心在诱惑我。
一天黄昏,我在外面和伙伴们玩了一整天回到家,婶婶刚刚洗完澡出来,看见我回来便说:「快去吃饭,
婶婶给你烧水洗澡。」我很快吃完饭便来到洗澡间(乡下没有专门卫生间,所谓的洗澡间不过是在外间
的空屋里放上一个大木桶,倒进洗澡水就好了),婶婶正站在木桶旁的小凳子上替我调和水温,她躬着
背,两条莲藕一般的手臂在热气中晃动。透过薄薄的睡裙,我清晰地看到了婶婶乳房的轮廓,以及被小
内裤紧紧勒住的肥大屁股。婶婶将洗澡水准备好,一抬眼看到我进屋就对我说:「还不快点脱了衣服洗
澡,傻站着干什么?」看得发呆的我,突然鬼使神差地说道:「今天我要婶婶帮我洗。」「羞不羞呀,
还要婶婶帮你洗澡。」婶婶轻轻地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奚落道。「不嘛,我就要嘛。」我有些无赖地
撒起娇来。婶婶拗不过我:「好吧好吧,婶婶帮你洗就是了,反正我也好久没替我的乖小雄洗过澡了。」
我于是脱光了衣服跳进盛满水的大木桶里,婶婶拿起毛巾开始为我擦洗。我尽情的享受着婶婶柔软的手
指在我的肌肤上游弋,眼睛也不安分地打量婶婶的身体。婶婶穿着一件宽松的低胸连身睡裙,没有戴乳
罩,由于她躬着身子,所以我透过宽大的领口缝隙可以轻易的看到婶婶完整的乳房。婶婶的乳房是那样
雪白丰满,两个乳房之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两颗乳头是紫褐色的,就象两粒熟透的葡萄一样漂亮。
洗完正面手臂和胸口以后,婶婶开始替我擦洗背部。因为够不着,她不得不把我拉到她的胸前,我的头
便顺势靠在婶婶丰满的乳房上,并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她的乳房上磨擦起来。婶婶顿了一下,但马上继续
为我擦背。但几分钟之后,随着我磨擦地越来越用力,婶婶大概感到很舒服,于是她停止动作,双手用
力地将我的头按在她的双乳上,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婶婶的动作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顺势找到她硕
大的乳头,隔着睡衣开始吮吸起来。婶婶没有制止,只是将我的头抱得更紧,呼吸声也越来越重。我嘴
里吮吸着婶婶的乳头,右手也开始得寸进尺地按在她的另一边乳房上抚摸起来。突然婶婶推开我的头,
带着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半晌,对我说道:「乖儿子,你还想象小时侯一样吃婶婶的奶奶吗?」因为我从
半岁到六岁都是婶婶带大的,所以婶婶喜欢亲昵地叫我「乖儿子」。当然,我用力地点点头。婶婶便脱
去了睡裙,两个又大又圆又白又软的乳房弹出来,颤悠悠地裸露在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马上伸出稚
嫩的手臂抱住婶婶,张口便咬住了她硬硬的左边乳头,拼命地吮吸、舔弄起来。婶婶再次抱住我的头,
一只手在我的背上抚摩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将婶婶的乳房恣意地玩弄了一阵以后,我推开婶
婶,仔细地开始打量着婶婶美丽的裸体。婶婶身上此刻只剩下一条碎花紧身内裤,倒三角形地包裹着她
肥硕的屁股和鼓鼓的阴户,由于阴毛太多而内裤太小,不少阴毛已经按捺不住,悄悄地从内裤边缘的缝
隙里跑出来,在灯下闪烁着乌黑发亮的光。我不禁伸出手去抚摸那些偷跑出来的阴毛,发出沙沙的声音。
「婶婶脱掉内裤,和你一起洗澡好不好?」婶婶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于是要求和我一起洗澡。我马上
除掉了婶婶的内裤,婶婶浓密的阴毛一直长到了小腹上,井然有序地顺着迷人的三角地带往两腿之间蔓
延。我继续抚摸婶婶浓密的阴毛,那种刺刺的毛茸茸的感觉,使得我不由地将脸也贴上了婶婶微微隆起
的小腹,用脸庞在那片浓密的黑森林上摩挲,同时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婶婶的两腿之间,按住两片
肥厚温热的大阴唇上飞快地摩挲,并不时地用大拇指摸弄几下阴道口顶端的那颗小豆豆,婶婶的阴户不
久便被搞得淫水泛滥,将我的两根手指吞进阴唇中间那条深深的壕沟里。婶婶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起来
:「乖儿子停下来,婶婶受不了了。」我赶紧停止了动作,婶婶将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拿出来,「扑通」
一声跳进木桶里来。虽然她的身体胖胖的,但因为木桶直径足有一米五以上,所以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婶婶的右手在水里准确地抓住了我的鸡巴,一边握住我的鸡巴套弄包皮,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小鸡
巴终于长成大鸡巴了,想死婶婶了。」我感到我的鸡巴开始变得越来越硬,并且向上翘起来。婶婶不停
地套弄我的包皮,突然猛地一用力,便将我的龟头翻了出来,我顿时感到火烧般的痛楚,不禁大叫道:
「痛啊。」婶婶的手马上停了下来,怜惜的说:「哦,对不起,婶婶弄痛了你,乖儿子站起来,婶婶用
嘴巴来帮你止痛。」我听话地站起身,婶婶二话不说便抓起我的鸡巴送进她温柔的嘴里,一进一出地套
弄起来,不时用柔软的舌头舔弄我细嫩的龟头和马眼,说来也怪,我的龟头马上便不痛了,而且越来越
舒服,鸡巴也越来越硬了。我一边享受婶婶关怀备至的服务,一边在婶婶丰腴的身体上乱摸,不时地在
肥美的乳房狠狠地抓两把。只过了几分钟,我便感到鸡巴涨得难受,虽然我自己经常打手枪,但在婶婶
温暖柔软的嘴巴里,我很快便精关一松,来不及从婶婶嘴里抽出来就一泄如注了,婶婶愉快地将我的童
子精一滴不剩地吞下去。婶婶吞下我的童子精之后,并没有将我渐渐软小的鸡巴从她嘴里拿出来,继续
用舌头舔吮我的龟头,一只手温柔地玩弄我那两颗小小的卵蛋,另一只手则绕到背后按摩我的肛门。年
轻力盛的我在婶婶的美嘴加双手三管齐下的进攻下,大鸡巴很快又骄傲地昂起头来,婶婶吐出了我的鸡
巴,用风骚而快活的语气说道:「啊,大鸡巴终于又抬起头了,我的乖儿子,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吧,婶
婶的小穴早就想给你干了。」说完便转身趴在桶壁上,高高地翘起肥硕的屁股,将淫水泛滥的阴户朝向
我,两片肥厚的阴唇一翻一翻的,仿佛在召唤我的大鸡巴进入。原来正值虎狼之年的婶婶,在寡居了多
年之后,早就将满腔的欲火寄托在我这个最亲爱的侄儿身上了。我毫不犹豫地照着A 片上的样子提枪便
刺,却欲速则不达,鸡巴在婶婶的屁股上和阴道口滑来滑去,就是无法插入。「乖儿子,不要着急,慢
慢来。」婶婶感觉到我的窘态,一边安慰我,一边用左手反手握住我的鸡巴递到阴道口,并用右手撑开
阴户说道:「好了,现在可以用力前进了。」我按住婶婶的大屁股,将自己的屁股向前一送,我的鸡巴
便「扑哧」一声,顺利地滑进了婶婶温热柔软而紧凑的阴道,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龟头上很快地传遍
了全身。婶婶的阴道又小又紧,即使是我当时的鸡巴还没有现在这么大,插进去也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
行,大概是因为她的阴户除了手指之外,很久没有被鸡巴插入的缘故。好在里面已经淫水泛滥,所以我
的鸡巴抽插起来还是非常地顺利,不过婶婶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就象一扇门一样,紧紧套住我的龟头不
让它滑出来。「啊!小宝贝!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婶婶……要了!啊!美死
了!喔……」婶婶被我插得大声浪叫起来,伸手从下面揉搓自己的阴核,不时地又摸摸我的小卵蛋。我
看见婶婶两个雪白多肉的大奶子不停地摇晃,于是抓住婶婶的奶子把玩,使劲地揉搓那两团肉球,不时
地捏弄几下奶头。「啊!乖儿子!别捏我的奶头,轻点!好痛哟!……哎呀!死小子!叫你轻点捏,你
……你反而捏得那……那麽重!会被你捏!捏破了……哎唷!你……你……你……真坏死了……喔!…
…」「哎唷!乖儿子!我里面好痒!快……用力捅婶婶的……骚穴!对……对……啊!好舒服!我从来
没有这样舒服过……小心肝……啊……真美死我了!啊……我要泄了……」我把从A 片中学到的那一套
双管齐下的招式毫不保留地施展出来,婶婶很快便高潮了,她身子抖了几下,从阴道深处喷出一股滚烫
的液体洒在我的龟头上,烫得我的龟头痒痒的,就象放在温开水中浸泡着一样。第一次高潮过了之后,
婶婶仿佛虚脱了一般向后倒下来,双眼紧闭地瘫倒在我身上。我的鸡巴仍然硬硬地插在她的阴户里,就
这样抱着她在木桶里坐下来,龟头便顶住了婶婶的子宫。等婶婶休息了一阵之后,我又将鸡巴开始在婶
婶的小穴里活动起来,用龟头在婶的花芯上研磨。婶婶慢慢醒转过来,她发现我的鸡巴依然象铁棒似的
插在她窄小的阴户里,龟头紧紧顶着她的子宫,她知道今天如果不让我插个够,我的鸡巴是不会罢休的。
「好儿子,抱我去床上吧,婶婶今天给你玩个够。」于是我们胡乱抹干身上的水,我抱起婶婶扔在里间
的床上,掰开她两条粗壮的腿就想再次插入。婶婶却握住我的鸡巴不让我进入,温柔地说:「好儿子,
用嘴舔一舔婶婶的身体吧。」我听话地低头开始吸吮她酱红色的大乳头,一手抚摸另一颗丰满肥大的乳
房和奶头;一手伸入阴户上,抚摸她那浓密寸馀长短的阴毛,然後用食姆二指揉捏那粒阴蒂,中指插入
阴道内扣挖着。婶婶的阴户里早已被插得淫水四溅,此时更是大股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在我的左
手五根指头的轮番抠挖下,「喷喷呱呱」地响起来。我将婶婶的两个大奶子都舔吮够了以后,便顺着胸
口一路吻下去,不久嘴唇就贴到她肥嫩的湿漉漉的阴户上,伸出舌头舔吮肥厚的阴纯,吸咬着那粒大阴
核;两只手则转而用力地揉捏她肥大的奶子。婶婶刚才被我插得骚水泛滥,紧接着又被我一阵扣挖,淫
水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多。此刻再被我卖力地吸吮、舔咬着阴核和肉洞,玩弄奶子,她的性欲再
次被激起,口中呻吟的叫道:「哎唷!亲儿子!婶……婶……被你舔……得真受不了啦!快……插我…
…啊……」我於是跳下床,抓住她的双腿把她的肥臀拖到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
己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挺起一直昂然而立的鸡巴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
整条鸡巴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啊!我的亲儿子,你的越来越大了……婶婶……婶婶
吃不消了……」我低头看看自巳的鸡巴,果然比刚才又大了许多,在婶婶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
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
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那骚媚淫汤的模样,实在不敢相信她就是自己最最亲爱的婶婶,从小把自己
带大的婶婶。「乖儿子!你怎麽突然厉害,婶婶要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我这五
六年没被干的小穴,要被你干坏了,我好爱你啊!你干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婶婶的心肝实贝肉!我真爱
死你了……小乖乖……」「亲婶婶……亲妈妈……啊……好爽啊……你那小肥穴里面……的花心……磨
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我的亲婶婶……」「好儿子……来……来躺到床上来,
让婶婶来……帮你……弄出来吧……啊…………啊……快……快点……」我抽出鸡巴躺倒在床上,婶婶
很快的爬起身来,跨坐在我的腹下,握着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肥臀使劲往下沉了几下才使得大鸡
巴整根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
……真大……越来越大了……真胀……喔……」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我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
抱紧我,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我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後磨
擦,每次都使我的大龟头,碰擦着她的花心,我也不禁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声呻吟起来。婶婶抬起
身来,用双手撑在床上,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
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我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婶婶的
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我一揉捏,剌激地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
喘喘的。「哎……我的亲儿子……婶婶……受不了啦……亲乖乖……婶婶……的小穴要烂了……又要给
大鸡巴的……亲儿子顶烂了……啊……啊……好儿子……快点射给我吧……」「不要……我不要这么快
射……婶婶的肥穴……夹得我好舒服……我还要使劲地顶婶婶……的小穴……」我虽然此时也快到高潮
了,但害怕今天过后就没机会玩婶婶的小穴了,加上刚刚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还可以禁闭精关不射精。
「哎呀……亲丈夫……亲儿子……婶婶……再也受不了……啦……你快射……给我……我们一起到高潮
吧……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儿子……婶婶的小穴要……要让你……破……穿了……我真……
真受不了啦……婶婶以后随时给你……插穴就是了……今天真的……真的不行了……」我得到婶婶的许
诺,这才放开精关拼命地干婶婶:「好婶婶……动快一点呀……我要就要射给你了……快……啊……」
婶婶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她知道我也要达到高潮了,赶紧拼尽全力的扭摆着肥臀,并用力
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吮吸我的龟头好让我尽快射精。「啊……亲婶婶……亲妈妈……我……我射了
……」我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婶婶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
她已经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软软地把她的一身肥肉放在我身上,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过了
好一阵子,婶婶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小雄,你好厉害!婶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不过,从明天起
……只要你想把鸡巴放进婶婶的骚穴里来……婶婶随时都会给你插……」在剩余的假期中,我和婶婶在
屋里俱是裸体相处。性欲来时,不论床上、床下地毯上面、XX上面、浴室里、或躺、或卧、或站、或坐、
或跪,各种姿式和各种角度的尽情造爱。加上婶婶集二十馀年的性爱经验及技巧,在性交的过程中不断
指导我如何能够省力,如何能够持久,如何能使男方畅快,如何能使女方舒服;性交完了之后又想方设
法给我进补,使得我每次的性爱,都得到遍体舒畅,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满足尽致,而性经验和性能力也
日益成晃动。透过薄薄的睡裙,我清晰地看到了婶婶乳房的轮廓,以及被小内裤紧紧勒住的肥大屁股。
婶婶将洗澡水准备好,一抬眼看到我进屋就对我说:“还不快点脱了衣服洗澡,傻站着干什么?” 看
得发呆的我,突然鬼使神差地说道:“今天我要婶婶帮我洗。” “羞不羞呀,还要婶婶帮你洗澡。”
婶婶轻轻地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奚落道。 “不嘛,我就要嘛。”我有些无赖地撒起娇来。婶婶拗不
过我:“好吧好吧,婶婶帮你洗就是了,反正我也好久没替我的乖小雄洗过澡了。” 我于是脱光了衣
服跳进盛满水的大木桶里,婶婶拿起毛巾开始为我擦洗。我尽情的享受着婶婶柔软的手指在我的肌肤上
游弋,眼睛也不安分地打量婶婶的身体。婶婶穿着一件宽松的低胸连身睡裙,没有戴乳罩,由于她躬着
身子,所以我透过宽大的领口缝隙可以轻易的看到婶婶完整的乳房。婶婶的乳房是那样雪白丰满,两个
乳房之间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两颗乳头是紫褐色的,就象两粒熟透的葡萄一样漂亮。洗完正面手臂和
,婶婶开始替我擦洗背部。因为够不着,她不得不把我拉到她的胸前,我的头便顺势靠在婶婶丰满的乳
房上,并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她的乳房上磨擦起来。 婶婶顿了一下,但马上继续为我擦背。但几分钟之
后,随着我磨擦地越来越用力,婶婶大概感到很舒服,于是她停止动作,双手用力地将我的头按在她的
双乳上,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婶婶的动作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顺势找到她硕大的乳头,隔着睡衣开
始吮吸起来。婶婶没有制止,只是将我的头抱得更紧,呼吸声也越来越重。我嘴里吮吸着婶婶的乳头,
右手也开始得寸进尺地按在她的另一边乳房上抚摸起来。突然婶婶推开我的头,带着奇怪的眼神看了我
半晌,对我说道:“乖儿子,你还想象小时侯一样吃婶婶的奶奶吗?”因为我从半岁到六岁都是婶婶带
大的,所以婶婶喜欢亲昵地叫我“乖儿子”。当然,我用力地点点头。 婶婶便脱去了睡裙,两个又大
又圆又白又软的乳房弹出来,颤悠悠地裸露在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马上伸出稚嫩的手臂抱住婶婶,
张口便咬住了她硬硬的左边乳头,拼命地吮吸、舔弄起来。婶婶再次抱住我的头,一只手在我的背上抚
摩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将婶婶的乳房恣意地玩弄了一阵以后,我推开婶婶,仔细地开始打量
着婶婶美丽的裸体。婶婶身上此刻只剩下一条碎花紧身内裤,倒三角形地包裹着她肥硕的屁股和鼓鼓的
阴户,由于阴毛太多而内裤太小,不少阴毛已经按捺不住,悄悄地从内裤边缘的缝隙里跑出来,在灯下
闪烁着乌黑发亮的光。我不禁伸出手去抚摸那些偷跑出来的阴毛,发出沙沙的声音。 “婶婶脱掉内裤
,和你一起洗澡好不好?”婶婶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于是要求和我一起洗澡。我马上除掉了婶婶的内
裤,婶婶浓密的阴毛一直长到了小腹上,井然有序地顺着迷人的三角地带往两腿之间蔓延。我继续抚摸
婶婶浓密的阴毛,那种刺刺的毛茸茸的感觉,使得我不由地将脸也贴上了婶婶微微隆起的小腹,用脸庞
在那片浓密的黑森林上摩挲,同时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婶婶的两腿之间,按住两片肥厚温热的大阴
唇上飞快地摩挲,并不时地用大拇指摸弄几下阴道口顶端的那颗小豆豆,婶婶的阴户不久便被搞得淫水
泛滥,将我的两根手指吞进阴唇中间那条深深的壕沟里。婶婶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起来:“乖儿子停下
来,婶婶受不了了。” 我赶紧停止了动作,婶婶将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拿出来,“扑通”一声跳进木桶
里来。虽然她的身体胖胖的,但因为木桶直径足有一米五以上,所以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婶婶的右手在
水里准确地抓住了我的鸡巴,一边握住我的鸡巴套弄包皮,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小鸡巴终于长成大
鸡巴了,想死婶婶了。” 我感到我的鸡巴开始变得越来越硬,并且向上翘起来。婶婶不停地套弄我的
包皮,突然猛地一用力,便将我的龟头翻了出来,我顿时感到火烧般的痛楚,不禁大叫道:“痛啊。”
婶婶的手马上停了下来,怜惜的说:“哦,对不起,婶婶弄痛了你,乖儿子站起来,婶婶用嘴巴来帮
你止痛。” 我听话地站起身,婶婶二话不说便抓起我的鸡巴送进她温柔的嘴里,一进一出地套弄起来
,不时用柔软的舌头舔弄我细嫩的龟头和马眼,说来也怪,我的龟头马上便不痛了,而且越来越舒服
,鸡巴也越来越硬了。我一边享受婶婶关怀备至的服务,一边在婶婶丰腴的身体上乱摸,不时地在肥
美的乳房狠狠地抓两把。只过了几分钟,我便感到鸡巴涨得难受,虽然我自己经常打手枪,但在婶婶
温暖柔软的嘴巴里,我很快便精关一松,来不及从婶婶嘴里抽出来就一泄如注了,婶婶愉快地将我的
童子精一滴不剩地吞下去。婶婶吞下我的童子精之后,并没有将我渐渐软小的鸡巴从她嘴里拿出来,
继续用舌头舔吮我的龟头,一只手温柔地玩弄我那两颗小小的卵蛋,另一只手则绕到背后按摩我的肛
门。年轻力盛的我在婶婶的美嘴加双手三管齐下的进攻下,大鸡巴很快又骄傲地昂起头来,婶婶吐出
了我的鸡巴,用风骚而快活的语气说道:“啊,大鸡巴终于又抬起头了,我的乖儿子,快把大鸡巴插
进来吧,婶婶的小穴早就想给你干了。”说完便转身趴在桶壁上,高高地翘起肥硕的屁股,将淫水泛
滥的阴户朝向我,两片肥厚的阴唇一翻一翻的,仿佛在召唤我的大鸡巴进入。原来正值虎狼之年的婶
婶,在寡居了多年之后,早就将满腔的欲火寄托在我这个最亲爱的侄儿身上了。我毫不犹豫地照着A片
,却欲速则不达,鸡巴在婶婶的屁股上和阴道口滑来滑去,就是无法插入。 “乖儿子,不要着急,慢
慢来。”婶婶感觉到我的窘态,一边安慰我,一边用左手反手握住我的鸡巴递到阴道口,并用右手撑开
阴户说道:“好了,现在可以用力前进了。” 我按住婶婶的大屁股,将自己的屁股向前一送,我的鸡
巴便“扑哧”一声,顺利地滑进了婶婶温热柔软而紧凑的阴道,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龟头上很快地传
遍了全身。婶婶的阴道又小又紧,即使是我当时的鸡巴还没有现在这么大,插进去也必须用很大的力气
才行,大概是因为她的阴户除了手指之外,很久没有被鸡巴插入的缘故。好在里面已经淫水泛滥,所以
我的鸡巴抽插起来还是非常地顺利,不过婶婶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就象一扇门一样,紧紧套住我的龟头
不让它滑出来。 “啊!小宝贝!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婶婶......要 了!啊
!美死了!喔........” 婶婶被我插得大声浪叫起来,伸手从下面揉搓自己的阴核,不时地又摸摸我
的小卵蛋。我看见婶婶两个雪白多肉的大奶子不停地摇晃,于是抓住婶婶的奶子把玩,使劲地揉搓那两
团肉球,不时地捏弄几下奶头。 “啊!乖儿子!别捏我的奶头,轻点!好痛哟!......哎呀!死小子!叫你
轻点捏,你 ....你反而捏得那....那麽重!会被你捏!捏破了......哎唷!你....你....你 ......真坏
死了......喔!......” “哎唷!乖儿子!我里面好痒!快......用力捅婶婶的....骚穴!对....对....啊
!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小心肝......啊......真美死我了!啊...... 我要泄了.......
.” 我把从A片中学到的那一套双管齐下的招式毫不保留地施展出来,婶婶很快便高潮了,她身子抖了
几下,从阴道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液体洒在我的龟头上,烫得我的龟头痒痒的,就象放在温开水中浸泡
着一样。第一次高潮过了之后,婶婶仿佛虚脱了一般向后倒下来,双眼紧闭地瘫倒在我身上。我的鸡巴
,就这样抱着她在木桶里坐下来,龟头便顶住了婶婶的子宫。等婶婶休息了一阵之后,我又将鸡巴开始
在婶婶的小穴里活动起来,用龟头在婶的花芯上研磨。婶婶慢慢醒转过来,她发现我的鸡巴依然象铁棒
似的插在她窄小的阴户里,龟头紧紧顶着她的子宫,她知道今天如果不让我插个够,我的鸡巴是不会罢
休的。 “好儿子,抱我去床上吧,婶婶今天给你玩个够。” 于是我们胡乱抹干身上的水,我抱起婶婶
扔在里间的床上,掰开她两条粗壮的腿就想再次插入。婶婶却握住我的鸡巴不让我进入,温柔地说:“
好儿子,用嘴舔一舔婶婶的身体吧。” 我听话地低头开始吸吮她酱红色的大乳头,一手抚摸另一颗丰
满肥大的乳房和奶头;一手伸入阴户上,抚摸她那浓密寸馀长短的阴毛,然後用食姆二指揉捏那粒阴蒂
,中指插入阴道内扣挖着。婶婶的阴户里早已被插得淫水四溅,此时更是大股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在我的左手五根指头的轮番抠挖下,“喷喷呱呱”地响起来。我将婶婶的两个大奶子都舔吮够了以后
,便顺着胸口一路吻下去,不久嘴唇就贴到她肥嫩的湿漉漉的阴户上,伸出舌头舔吮肥厚的阴纯,吸咬
着那粒大阴核;两只手则转而用力地揉捏她肥大的奶子。婶婶刚才被我插得骚水泛滥,紧接着又被我一
阵扣挖,淫水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多。此刻再被我卖力地吸吮、舔咬着阴核和肉洞,玩弄奶子,
她的性欲再次被激起,口中呻吟的叫道:“哎唷!亲儿子!婶....婶....被你舔....得真受不了啦!快...
....插我 .....啊........” 我於是跳下床,抓住她的双腿把她的肥臀拖到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
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挺起一直昂然而立的鸡巴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
,「滋!」的一声,整条鸡巴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啊!我的亲儿子,你的越来越大
了......婶婶....婶婶吃不消了....” 我低头看看自巳的鸡巴,果然比刚才又大了许多,在婶婶的阴
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
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 ,那骚媚淫汤的模样,实在不敢相信她就是自己
最最亲爱的婶婶,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婶婶。 “乖儿子!你怎麽突然厉害,婶婶要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
射精呀!真吓死人了!我这五六年没被干的小穴,要被你干坏了,我好爱你啊!你干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婶
婶的心肝实贝肉!我真爱死你了....小乖乖......” “亲婶婶....亲妈妈....啊....好爽啊....你那小
肥穴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我的亲婶婶......” “
好儿子....来...来躺到床上来,让婶婶来....帮你...弄出来吧......啊..... .......啊.......快.
..快点...” 我抽出鸡巴躺倒在床上,婶婶很快的爬起身来,跨坐在我的腹下,握着大鸡巴对准自己的
大肥穴,肥臀使劲往下沉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整根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
,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越来越大了....真胀....喔........” 她伏下
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我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我,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我的嘴和眼、鼻、
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後磨擦,每次都使我的大龟头,碰擦着她的花心,我也不禁
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声呻吟起来。婶婶抬起身来,用双手撑在床上,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
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我看得双眼冒火,
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婶婶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我一揉捏,剌激地她更是欲火亢
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哎....我的亲儿子....婶婶....受不了啦
....亲乖乖....婶婶....的小穴要烂了.........又要给大鸡巴的....亲儿子顶烂了...啊...啊...好儿
子.....快点射给我吧....” “不要....我不要这么快射....婶婶的肥穴....夹得我好舒服.....我还
要使劲地顶婶婶....的小穴....”我虽然此时也快到高潮了,但害怕今天过后就没机会玩婶婶的小穴了
,加上刚刚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还可以禁闭精关不射精。 “哎呀....亲丈夫....亲儿子....婶婶..
再也受不了....啦....你快射....给我....我们一起到高潮吧....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儿子.
.....婶婶的小穴要......要让你....破....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婶婶以后随时给你....
插穴就是了....今天真的....真的不行了....” 我得到婶婶的许诺,这才放开精关拼命地干婶婶:“好
婶婶....动快一点呀.... 我要就要射给你了....快....啊....” 婶婶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
,她知道我也要达到高潮了,赶紧拼尽全力的扭摆着肥臀,并用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吮吸我的龟
头好让我尽快射精。 “啊....亲婶婶....亲妈妈....我....我射了........” 我感到一刹那之间,全
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婶婶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她已经达到热情的极限,性
欲的顶点,软软地把她的一身肥肉放在我身上,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过了好一阵子,婶婶才长长的吹
口气说道:“小雄,你好厉害!婶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不过,从明天起......只要你想把鸡巴放进
婶婶的骚穴里来......婶婶随时都会给你插......” 在剩余的假期中,我和婶婶在屋里俱是裸体相处。
性欲来时,不论床上、床下地毯上面、XX上面、浴室里、或躺、或卧、或站、或坐、或跪,各种姿式和
各种角度的尽情造爱。加上婶婶集二十馀年的性爱经验及技巧,在性交的过程中不断指导我如何能够省
力,如何能够持久,如何能使男方畅快,如何能使女方舒服;性交完了之后又想方设法给我进补,使得
我每次的性爱,都得到遍体舒畅,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满足尽致,而性经验和性能力也日益成熟。【全文完】